白析_lizid

可惜笔落处未必能生出落英,愿搁笔处听风涌起,待雨来过。率性,不才。

#明日方舟
迫害者名单
受害者姓名:星熊
受害者姓名:阿米驴

明日加好友吗,我b服,白析_lizid。😂

#梨篱杂记•不才6.20

微臣不才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是你带过的最差的一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或许每个老师都会这么说,就像约定熟成的规矩。在开学过后一周,同学渐渐成团抱伙,在几个顽皮小妖暴露本性时,班主任就要站在高出平地一扎的讲台上,踩着恨天高,双手交叉环在胸前,威风凛凛地俯视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 喧嚣过后的沉寂是黎明前的黑暗,暴风雪即将横扫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 坐在下面的全都垂着头不敢做声,或是将头埋进书堆,从边边角角的缝隙偷偷地瞄一眼。班主任还没发表重要讲话,只将眼神化作机关枪,来回扫射下面四五十个学生,最后抬头看眼时间,冷不丁地倒出一句: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。

       直到送考前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   这一天没有上课铃声。校长知道在这种时候任何铃声警示对即将“出狱”的高三学生不起任何作用,就随我们去了,向来肃静的教学楼分分钟变成了菜市场。大回廊里玩起了老鹰捉小鸡,东阶河东狮吼的余音还未消释,西山头的鸟啼又来同它一唱一和。

         大千世界,纷繁复杂,喧嚣此起彼伏,这间教室内却有禅房花木,山静太古般的静谧。

       没有铃声,老师没来,班级里所有的学生都静静地坐在位置上,做着各自的功课,这些,都是假的,我也是观众演员中的一位。两分钟后老师来了,她从教室门后面探进一只头,瞪圆了眼,脸上写满震惊与惊恐,喃喃:太阳打西山头出来了?说罢笑了,身子才从门外探进来,我第一次认真地看老师的笑容,第一次觉得眉眼弯弯一道桥竟是如此好看。

        除了动作的细小声音,老旧吊扇吱呀地叫,没有人说一句话。我随即抬头,和其他人一样,将目光集中在老师脸上,而老师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后黑板。

        光影在一瞬间断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请假条

敬爱的老师:

        臣等不才,一年来很让您操心头痛,十四班的集体同学决定再气您一次,集体请一次长假,时长为永远,望老师批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您最差的一届学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下面书了半黑板的签名)

搁笔
我竟不争气地鼻涕眼泪糊了一脸,微臣不才。

  

#梨篱杂记•五味6.15

接上文)
         我吃过两间食堂。

         新食堂的饭菜采用刷卡买饭制,学生各打各的,挑自己喜欢的买。各地的食堂都有一些异曲同工之处,一是食堂提供的免费汤水没有盐味儿,只能看见几点紫菜星子在油花里浮动,硬是捞不着,二是喜欢挑战一些黑暗的菜品,比如黄瓜炒蛋。(个人口味)

        对于我们来说,大锅饭烧的六亲不认,我们面向盘中的饭菜亦是一副嫉恶如仇的表情,背过身暗骂一句猪食,最后七荤八素稀里糊涂的也下肚了。现在仔细回想,只道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        食堂里设置领导陪餐位,领导同学生一齐午餐。一日坐在陪餐位相邻的桌子吃午饭,看校长边吃边讲,听他说了很多类似“高三的伙食营养要跟上”的话,我登时笑了,心下暗想,嘴上说的好听,如果校领导懂这点,我也用不着天天芹菜炒肉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逐渐发现,校长是有心的。豆腐曾为校园素食之首,可你曾尝过同猪血一齐烹饪的嫩豆腐?翻开蒸鸡蛋,你会发现蒸蛋下面淀的满满的瘦肉丝。番茄炒蛋稠了很多,肥肉块儿变少了,瘦肉丝变多了。一样的佐料一样的配方,匠心渗透在每一个细节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独来独往,但偶尔也会有食伴。同学问我,这里和我原先学校的伙食比哪个好,没作答,兀自笑了,待舌尖番茄的清酸刺激着味蕾,忧乐聚心头,五味宕开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 我原先的食堂和现在的制度不一样。在我们勾肩搭背三五成群进食堂寻各自的座位前,阿姨们已经将饭菜打好盛放在桌上,夏天敞口,冬天则用铁碗扣着饭菜,以防菜凉。每天的菜都是固定的,一周为一周期。印象中,一周两顿烧鱼,一顿牙签肉,一顿骨肉相连,一顿稠羹,两顿鸡腿,周三中午有清蒸骨头,周五晚上是扬州炒饭。

        我是这桌年纪最小的,又有颖昌侯之思(馋嘴想法),好吃鸡鸭,她们会让出一只鸡腿给我,笑着看我吧唧吧唧嘴,弄得满嘴油花儿。

        我现在每每提起原先的食堂,诸位同学都有惊羡的意思,有点小骄傲哈哈哈。食堂五味,酸甜苦辣咸,加水则淡,加盐则咸,不温不火,小火慢煮,命名为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 搁笔

#梨篱杂记•五味6.14

        我在作文中这样写过:我的校园生活可以浓缩在教室-食堂-家的三点一线上 。

        小学时我就被丢进学校,由食堂管饭,至于吃了什么怎么吃的,全不记得菜的滋味,只知道和一桌同学围着吃,谈天说地间饭菜通通下肚,最后争着抢着把自己的铁餐盘里的剩菜饭倒进泔水桶。拉着两三伙伴去操场上瞎逛,大伙儿在操场上一字大咧咧躺开,等暖阳照地全身懒洋洋的,就不再说话,呆呆地看着天空,猜想宇宙。

        我家小县城的,县城里有个四星高中,是所有有志学生的共同目标。初中不懂事,成天玩玩玩,考不上本地的四星高中,去邻镇的高中念的。虽同为四星高中,档次要比本地高中低点儿。高一住校食堂管饭,高二高三家人疼我,在校外租了小间屋,开始走读生活。直到去年,我拿到本地高中的复读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 本地高中在小县城的南边,离家远,大人早上送来晚上带回,中午在学校自行解决,去食堂打一份菜,吃罢回教室写一小时作业,在桌上趴一会眯下,这差不多就是完整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 新学校的食堂无非几个荤菜,番茄炒蛋,占瓜炒肉,咕咾肉,粉丝炒肉,清烧虾糕,芹菜炒肉,蒸蛋等。纯素菜很少见的,炒青菜,红苋菜炒粉丝,豆腐,炒豆芽。学校采用梯式放学,等到高三跑进食堂,已剩不多菜。这些菜都是高一高二吃剩下的,菜色少,无非就粉丝炒肉,占瓜炒肉,芹菜炒肉三道菜。家里不肯给我开小灶,说我矫情,我也没辙,三道菜陪了我最后四个月,每天中午晚上两顿,翻来覆去地吃。

         打菜铁缸里的菜分量本不算太多,阿姨也会匀着点给学生打菜,肉经勺,再叫打菜阿姨的手得了癫痫似的那么一抖,勺里圆的扁的肉又掉回缸里去,学生只能隔着打菜玻璃朝里面的人干瞪眼,忿忿地托着各自的餐盘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 (接后文)

#梨篱杂记•午间6.13

        高三很辛苦,我们都知道,所以学会寻找一点乐趣成了最大课后任务。比如七夕节代写着情书啊,溜去高二看看小美女啊,上课看看英语老师什么的。大家都是年满十八的成年人,芭比细腿,水手短裙,黑蕾丝袜,那个小心脏激动的,总归雄性荷尔蒙激增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 学校里高二年级部有个双马尾的小姑娘,长的很清秀挺耐看的,她的常服就是jk,一年四季穿jk,体型娇小,小巧玲珑。这个小姑娘叫什么我不知道,只听说她是强化班的,还是个coser,这应该是神仙吧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个午后,阳光在林荫道的枝丫间穿梭的时候,她已经吃过饭了,从操场上走过。高二比高三早下课五分钟,我一下课就飞奔去食堂,匆匆刨两口饭下肚,然后慢悠悠的假装在操场上散步消化。我挺喜欢吃过饭以后静静地看这么一个女孩儿,将她目送上高二教学楼,我再从高三的西梯上。我猜她喜欢独来独往,但我面薄,不敢上前问她,所以我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时候也会思考我这种行为算不算骚扰,盯着人小姑娘看,和动画里的痴汉的行为是否有几分相似,我想应该大概也许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 单谈谈我,说也好笑。我是被人尾随过的,从食堂出来,上到教学楼,再到厕所,出来后发现那人还在厕所门口候着,我白某何德何能,叫那人瞎了眼,好在没有后文。(人生错觉之一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搁笔

       

#梨篱杂记•回忆录6.12

         此时我已经放假了,我高三,准确说,是高四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也不是多安分一个人,考试的前十天我还在摸教室里的电脑。当时拜读了季羡林老先生的日记,感慨良多,觉得日记的风格最好是平平淡淡的,得改改我满嘴花里胡哨地胡诌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 闲来无事,记一记我的高四。这一年我也没太大变化。论身高,不喜欢喝牛奶,也就没怎么长。论成绩,要我一年学一下,蹦一下冲个985也不可能。像我这种不上不下成绩的学生,能做的,无非是多烧点香火,嘴甜些,说点漂亮话。像我,实力派做不成的,转行做偶像派,哈哈哈哈。每天早上起床照镜子帅醒的,算我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 写完两段,兴致全无,暂且搁笔,等来了兴致再写再整合,梨篱杂记就当日记册